佣人见他喝多了,上前扶住他:“温先生,您早点休息吧,要不改天我再帮您问问钢笔的事?”

  “我能想起来……”温录坐在地上,他觉得自己能想起来。

  他是在哪里丢了这支笔的呢?为什么这支笔还能回到他的手中?为什么?

  温录怎么都想不明白。

  “温先生,这支笔如果是在卧室的话,那可能是太太放这里的,因为一般人也进不了卧室。”

  “怎么会……”温录觉得不可能。

  童谣怎么会有他多年前丢失的钢笔呢?

  想了很久,温录还是没有想出所以然,头痛欲裂。

  就在这时,手机响了,是温雪打来的:“哥?你在家吗?我和骁哥准备回去,路过你那,送一盏漂亮的花灯给你,今天元宵节。”

  “我在……”温录嗓音平静。

  “哥,你是不是喝酒了?”

  温录没吭声。

  温雪看了一眼开车的蒋骁,只好挂上电话,叹气。

  “骁哥,我哥他又喝酒了。”

  “他是不是想童小姐和墨墨了?”

  “也许吧……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哥失魂落魄的样子,从来没有。”温雪摇摇头,“从小到大,我都以为他心高气傲到没有任何事能打败他,直到现在……我想,我错了。”

  “也许他需要时间来恢复。”

  “我小嫂子不想要他了……虽然哥哥他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,可我还是心疼他……”温雪低下头,手指头默默把玩手里的花灯。

  她心疼她哥哥。

  她哪里见过温录这样啊!

  蒋骁没怎么说话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跟乔爷撒个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罗衣对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衣对雪并收藏跟乔爷撒个娇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