矮山,枫丹白露宫,王宫前的草坪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马车。

  但凡居住在凡尔赛及周边的伯爵及以上爵位的贵族,都被邀请过来,参加今天的年节宴会。除此之外,王室成员也纷纷从外地赶回来,还有就是金雀花王国的几位传奇人物,先知、龙骑士、魔导士与剑圣。

  奥尔丁顿早早就赶了过来,作为一名小辈,尽管这几天风头强盛,他依然不是年节宴会的焦点人物。

  正如萨克拉门托龙骑士所说,天赋没有兑现之前,只是虚荣而已。

  每个世纪都有大量天之骄子,被人冠上未来龙骑士的头衔,然后最终却泯为众人也。也就是奥尔丁顿血脉觉醒,又写得一手好诗,才能从这些天之骄子中脱颖而出,成为这个世纪天才代言人。

  “奥尔丁顿骑士长,王子殿下有请。”走过来的是老熟人,德鲁克护卫长。

  当初他随爱基王子一道前往蝴蝶堡,还把奥尔丁顿送给爱基王子的一只旱王蛐蛐给“没收”了。临别时说好了,等奥尔丁顿来凡尔赛,他要请奥尔丁顿喝酒,奈何他是爱基王子的扈从,根本没时间请客。

  “德鲁克护卫长。”

  “说起来,我听说你来凡尔赛之后,好几次都想请假出宫,去请你喝酒。奈何王子他不允许,要么带上王子,要么留在王宫。”

  “我明白,喝酒什么时间都可以,卫戍爱基王子更重要。”

  “等年节宴会之后,我再请你喝酒!”

  “这个……改天吧,德鲁克护卫长,年节宴会结束,我就要离开凡尔赛了。如今家族蒙羞,我没心思留在凡尔赛交际,还请见谅。”

  “啊,这没关系的,的确,你是金雀花百年来最有希望成为龙骑士的天才。”德鲁克护卫长哈哈一笑,“加油吧,等你成为龙骑士,我也好跟别人吹嘘,曾经跟龙骑士大人称兄道弟。”

  说说笑笑,已经来到偏殿,看到了爱基王子。

  比起半年前见到,爱基王子的个头又窜了一大截,像个英俊少年郎了,不过论及相貌,比奥尔丁顿依然差很多。

  “奥尔丁顿,你可算来了!”爱基王子挥手让伺候的女仆走开,然后跳到奥尔丁顿身边,小声说道,“德鲁克的旱王可威风了,连赢了好几轮,才被打败。你来凡尔赛,有没有带来新的旱王?”

  “蛐蛐?”奥尔丁顿摇头,“抱歉了殿下,故土已经丢失,新红叶镇位于荒凉之地,并不出产蛐蛐。”

  “这样吗……”爱基王子一阵失望。

  奥尔丁顿便泛起微笑:“我记得殿下很喜欢诗歌,年节宴会开席还有一段时间,我们不如聊一聊诗歌,我可以向殿下您好好说一说《海燕》的创作过程。”

  “啊,那个,奥尔丁顿,你确定现在没有事做吗,今天来王宫的人可多了,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想见你。”

  “他们想见是他们的事情,但我并不想见他们,修炼斗气、研究诗歌是我如今的主要任务,交际并不在这个范畴内。殿下,说到《海燕》我不得不跟你科普一下克罗诺基湖并无海燕,但诗人,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杜立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克里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克里夫并收藏杜立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