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阮白——”

  慕少凌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声。

  男人的瞳孔,因为惊惧,而不停地收缩着。

  不知是不是过于幸运,在极危急的那一刻,慕少凌伸手极快的拽住了阮白的脚踝!

  阮白整个人倒悬在半空中,长发随风飞舞着。

  黑发掩映下,那张素净的小脸,因为受到惊吓而苍白的不成样子。

  阮白倒悬着,当看到身下几百米的距离时,有晕高症的她,几乎吓得晕厥过去。

  虽然吓得发抖,可是阮白的手,却始终死死的拽着孙安国的手臂!

  “阮白,你坚持住,我马上救你们上来!”慕少凌的手也在抖。

  在看到阮白被拽下去的刹那,他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,呼吸也几乎凝窒。

  还好,在千钧一发之际,他抓住了她的脚踝。

  T集团其他的员工们匆匆上前,董子俊和李涛拽住了阮白的另外一只脚,还有其他几个男同事一起拽着阮白的大衣,企图将她给拽回来!

  “慕少凌,你这个奸商害了我一家,反正我孙安国今天就要死了,死前拉个垫背的也不错!哈哈哈……”孙安国一心求死,情绪很激动。

  他死死的瞪着慕少凌,眸中迸射出来的全是仇恨的火花。

  慕少凌向来冷静,但这次他却被孙安国愚蠢的行为,气得理智全无。

  他愤怒的对着孙安国怒吼道:“孙安国,你真有种!我原本还想,念在你一夕之间失去妻儿的份上,不管你想要什么补偿,我都会尽量满足你,可你千不该万不该,如此愚蠢!”

  听到慕少凌这么说,孙安国情绪更加不稳定了,甚至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  他其实也没想过,要拉一个无辜的人来陪葬。

  但是,他实在是没办法了,虽然他也是一个身价不菲的商人,但是他根基太浅薄,无论是人脉和关系,都无法跟慕少凌这样底蕴深厚的豪门权贵相提并论,和这个男人斗,无疑是以卵击石,绝望之下,他只能选择鱼死网破。

  想到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妻儿,孙安国情绪更加激动高涨,他咒骂道:“苍天若是有眼,你这样的奸商,早晚有一天会被老天爷给收走!我孙安国今天宁愿一死,也要让你慕少凌身败名裂!”

  说着,孙安国开始掰阮白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指,他一根一根的掰,阮白根本无力阻止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孙安国的胳膊,一点点的从自己手心,慢慢的往下滑。

  察觉到孙安国的意图,阮白惊惧的脸色,更加发白了。

  阮白急忙劝道:“孙先生,你一定要抓紧我,千万不要放手!人生起起落落,谁没有经历过噩运!死是一种最懦弱的方式,你妻儿死得冤枉,杀人凶手尚且未被审判,你难道不想看到她得到惩罚吗?

  你觉得自己一死了之,所有的问题就都能得到解决了吗?你想想你年迈的父母,还有你的岳父岳母,本来失去了你的妻儿,他们就够悲伤的了,难道你还想让两对可怜的老人,再次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残酷吗?孙先生,人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