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宁尖锐的指甲都差点深嵌手心肉里,强忍着内心的惶恐,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异常。

  可是,她微微发颤的双肩,还是泄露了她相当不安的情绪。

  周卿一把抓住林宁的双肩,饱含痛楚的问道:“宁宁,你告诉妈妈,你没有吸毒对不对?”

  林宁目光闪烁,听到周卿的质问,她娇弱的面容很快便染上一层哀戚的泪晕:“妈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?我从小在你身边长大,自己那么胆小,平时就连踩死一支蚂蚁都害怕,你觉得我会做吸毒藏毒这样违法犯罪的事儿吗?其他所有人都可以怀疑我,但你是我妈,你怎么可以不信任我?”

  她单薄孱弱的模样,还有那咄咄逼人的质问,让周卿都觉得自己做的实在过分。

  而阮白望着林宁那精湛的表演,不由得撇了撇唇,果然不愧是演戏的,这演技着实不错。

  只是,当初若她将这些小技俩放到自己演员事业上,说不定真会大红大紫。、

  可惜,她的小聪明用错了地方。

  周卿放缓了声音,拍了拍林宁的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:“妈不是不信任你,只是警察突然找上了门,说你涉嫌吸毒藏毒,我实在是太担心你了……宁宁,既然你没有做过那等犯罪之事,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,不怕他们调查。妈陪你到警局一趟,我定要他们给我闺女个清白。”

  林宁听到周卿劝慰自己的话,非但没有放松,心里的惧色反倒越来越浓。

  若她真是清白的倒还好说,可她明明……

  既然警察找上了门,他们手里或多或少都会掌握一些她犯罪的证据。

  如果母亲知道自己吸毒的事情,那她在林家将再无立足之地。

  思虑到这个事实,林宁脸色愈加苍白如鬼。

  她抬头看向周卿,捂着脑袋,装作头疼欲裂的模样:“妈,我今天身体很不舒服,现在头特别的疼,根本不适合去警局,能不能改天再去?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楼下。

  两个警察久等,依然不见周卿带林宁下来,便按捺不住的来到了二楼,正好听到林宁推脱身体有恙拒绝去警局。

  男警察再次晾了晾警官证,嘴里严肃的话,是对林宁说的:“林小姐,上级命令今天必须要带你回警局接受调查,请林小姐不要妨碍我们秉公执法。”

  “妈,我的头真的好疼,我感觉我胸口也快喘不过气来了,我这是怎么了……”林宁却抚摸着额头,看似很痛苦的样子,整个人一癫儿,又作手捧心口状。

  突然,她就那样当着众人的面,软绵绵的晕厥了过去。

  阮白:“……”

  这林宁果然是戏精上身了,不过演得好假。

  两警察:“……”

  这林二小姐昏过去了,那他们该怎么带她回去,忧心忡忡的望了林夫人一眼。

  周卿则心急如焚的呼唤着林宁的名字,完全慌了神:“宁宁,你怎么了?”

  “妈,我来看看妹妹情况吧,昨天还见她活蹦乱跳的,不可能今天就病的不省人事。”

  阮白径自走到林宁跟前,居高临下的俯视她那紧闭的双眸。

  她倒是要看看,这林宁要装到什么时候。

&em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