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少凌将手伸向司机:“手机借用下。”

  他的手背,磨破了一层皮,渗透着红白交加的粘稠液体,皮肉都有些外翻,看来有些惨不忍睹。

  司机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他,忍不住皱了眉头:“先生,您手上的伤,需要处理一下……”

  可慕少凌却对他摆手,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  男人清寒的声音,立即变得柔和:“小白,是我……”

  听到那边阮白惊慌的哭腔,得知阮老爷子出事的消息,慕少凌神色顿时一凛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:“你别慌,现在家等着我,我马上就赶回去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路途中,慕少凌一边急速的驾驶着车子,一边思考着如何抓回罗勃尔,同时还要考虑回国的事情。

  虽然暗河组织基地被俄政府找到并摧毁,但他们幕后的大Boss罗勃尔却狡猾的逃脱了出去。政府的围剿只是伤了他们的皮毛而已,他一日不归案,对他和他的家人来说,那就是一个劫难。

  那个罗勃尔心思狡诈,阴毒且毫无人性,倘若他不归案,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,等着他们的肯定是更惨烈的报复,他绝不能放任这样一个不安定的因素不管。

  但阮老爷子是阮白的爷爷,是她最重要的亲人,是他把她含辛茹苦的养大,如今老爷子危在旦夕,不管如何,他都得陪她一起去见见他。

  慕少凌脑海中思绪如纷涌,想到阮白在家里可能仓皇无助的模样,他便更加的将油门踩到最大。

  回到了住宅,透过车窗,慕少凌远远的便看到,阮白在陪淘淘玩沙画拼图。

  但她的心思却明显不在孩子身上,不时的朝着门口张望,似乎在等候着他的归来。

  看到他的车驶进院子,阮白立即的站起身,飞速的迎了上去:“少凌……”

  慕少凌将车直接停下,甚至都没有开往车库。

  透过前视镜,他发现自己脖颈上的伤口不是很严重,这才打开了车门。

  男人迈着一双修长的腿,优雅的下了车。

  刚下车,阮白便扑到了他怀里,紧紧的盯着他的脸,目光不出意外的落到了他受伤的脖颈上。

  她心疼的想用手碰触,却又不敢。

  “你受伤了?我给你打电话,你的手机却关机……”

  阮白抱住了他的腰,低声道:“少凌,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,我好怕你出什么意外。”

  慕少凌腰腹部也受了轻伤,被阮白重重一搂抱,他觉得像是有一把锤子,生生的钉入他的肌肤一样,疼的他微微皱眉。

  但只那么一秒钟,他便恢复了如常:“当时正在忙,我没注意到手机没电了。”

  “你的脖子怎么回事?身上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?”

  阮白紧张的拉着他的手,细细检查着,看到他手背上上的伤,眼睛一酸,差点又流泪:“你怎么那么不小心?是不是很疼,我帮你上药。”

  “不要紧的,只是皮肉小伤罢了。我擦了一些酒精,消过毒了。”

  阮白却抓着他的胳膊,看他的整张手血淋漓的,都褪了皮,曾经她最爱的这双完美如玉,白皙细腻的手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