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  五分钟后,病房门被推开,李妮以为是护工买早餐回来了,没有抬头,继续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物,“阿姨,你把早餐放一边就好。https://”

  过了会儿,没听到回答的声音,李妮抬头,顿时惊骇万分。

  走进病房的人是她这辈子都不愿意见到的男人,宋家二少,宋北野。

  每次见着他,她都不会好过!

  李妮想起他曾经对自己做过的事情,身体瞬间颤抖起来,她不想软弱,但是身体出于本能的害怕,害怕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!

  他给过的伤痕,一直到现在,都没痊愈,只要对上那双阴鸷的眼睛,她身体仿佛就被伤得千仓百孔,所有的地方都流出腐烂的黑血来!

  “哟,原来真的住院了,怪不得阮白那疯女人来找我麻烦!”宋北野看着她颤抖着,心里很满意,看来她还知道什么是害怕。

  上次在宋家游轮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,回到a市后却被各种事情缠身,他差点就忘记有这个女人的存在,没想到阮白却是提醒了她。

  “你把小白怎么了?”李妮知道宋北野不是什么好人,上次他连阮白都敢伤害,她担心至极。

  “你说本少能把她怎么了?”宋北野看着她瘦弱的身体,套着宽大的衣服,十分不合身,难看且丑陋,她还是不穿的时候能看些,“你怎么不问问,阮白把我怎么了?你以为,我是怎么知道你在医院的?”

  他一步步逼近。

  李妮后退,看了一眼已经被关上的病房门,刚才没注意,现在她回想起来,他好像还把病房门给反锁了。

  “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贱人,给我滚开!”李妮见他一步步靠近,后退到床头,手放到后面,趁着他不注意之间,按下呼叫铃。

  宋北野看着她像只无助的兔子,因为害怕他,偌大的病房只能够蜷缩在角落,他眯着眼睛邪笑着,一步步靠前,就像捕捉猎物一样。

  “李妮,你还是没学懂,怎么讨好我。”宋北野站在那里,嘴角挑起狠厉邪魅的笑容,“我们怎么说也睡过一个晚上,所谓一夜夫妻百夜恩,你一见面就是泼酒骂我?你就是这么对待你一夜的丈夫的?难道你忘记那天你求饶我的事情吗?”

  李妮捂住了耳朵,不想听他说的话。

  她用了无数个夜晚,才勉强把那段难堪肮脏的过往给甩到脑后,但是宋北野一提起,那些记忆的碎片,就一点一滴的,纳入心头。

  宋北野阴笑一声,逼近她,“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抗拒,其实我挺想念那个夜晚的,虽然你的样子一般,身材也不如别人好,但要是你愿意,我可以让你回忆一下那晚。”

  下流的话不断传入耳朵中,李妮疯狂摇头,看着男人一步步的接近,她抽出花瓶的花,一把砸到男人的身上,“宋北野,我不愿意,我不愿意见到你,你给我滚远点!”

  花根沾着水,打湿了宋北野身上名贵的西服,他的眼神瞬间阴沉下来。拍了拍水渍,“李妮,你别敬酒不喝喝罚酒。”

  他丝毫不介意,把她掳回去,然后囚禁起来,反正大哥现在在国外,没有人能够帮到她。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