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。

  总统套房。

  大床摇晃的厉害,伴随着男人重重的嗓声和女人的叫声,空气中弥漫上了一层特别浓郁的糜糜味道。

  在传来一声野受般的低吼后,房间内逐渐便恢复了平静。

  林宁靠在薛浪结实的胸膛上,搂着他的脖子撒娇:“薛哥,你对人家今天的表现满意吗,嗯?”

  “说吧,你这女人难得主动一次,有什么企图?”薛浪直接躺在床上,搂着同样的林宁,手上动作亦是不停。

  “讨厌,人家只是想你了,能有什么企图?”林宁娇嗔的一翻身,突然在他身上,动作极为大胆。

  薛浪讥笑:“前些天被我碰的时候,还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臭脸色,现在转性了?被爷弄了几次,尝到甜头了?”

  林宁却媚眼如丝:“薛哥,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?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,生活就跟那什么一样,当你无力反抗的时候,那你就躺下来享受。何况你的技术这么好,怪不得外界那么多女人为你神魂颠倒……”

  薛浪被林宁夸的飘飘然:“哦?那你觉得我跟慕少凌相比,如何?”

  提到慕少凌,林宁眸色变得阴冷,就连声音都阴测测的:“不要跟我提那个男人,他怎么配跟薛哥比?那男人害的我身败名裂,让我在众人面前出尽了洋相,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……”

  说着,林宁委屈的眼泪,竟然开始一颗颗的滑落了下来。

  她趴在薛浪身上,噘着小嘴儿:“薛哥,我好难过……我一直以为我的养父母真的疼爱我,可没想到他们的疼爱原来那么虚假。我被慕少凌当众退婚,丢了面子,甚至让林家都遭受羞辱,他们却不去慕家为我讨回公道,反而劝我好好呆在家里,不要再去娱乐圈抛头露面。

  如果我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他们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态度,实在是太令人心寒了。我想我真的命不好,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我,更没有人心疼我。这个世界上,要说唯一算得上对我好的男人,也就只有你了……”

  林宁话里行间对自己的崇拜和依赖,让薛浪顿时英雄情结豪升:“宝贝不哭,没人疼你,这不还有哥哥我在吗?谁敢欺负你,就是跟我薛浪作对,你跟了我,我绝不会让你受委屈!”

  听到薛浪这样对自己保证,林宁阴郁的眸,飞速的闪过一丝算计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  “当然,我薛浪从不欺骗自己的女人,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,谈何做男人?”薛浪瘪着粗犷的嗓子道。

  林宁忍着心里的厌恶,佯装惊喜的抱住他的脖颈:“薛哥,我真的错了,以前迷恋慕少凌是我瞎了眼,我根本不知道他是那种人面兽心的男人,所以才被他害得这么惨。我现在对他只有恨,强烈的恨,他把我害得这么惨,凭什么他却没事人似的置身事外?还有阮白那个贱人,如果不是她的存在,我也不会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,我想要她下场凄惨!薛哥,你能帮我吗?”

  薛浪犹疑了一下,回想起二哥对自己的谆谆告诫。

  事实上,他常年混迹部队,跟慕少凌没多少接触,但偶尔听经商的二哥说过慕少凌。

  二哥那人在商场上混得如鱼得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