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,手段自然不一般,但当他提起慕少凌的时候语气却似乎颇为忌惮,也说慕少凌手段狠厉,为人奸诈,能不招惹,最好不要招惹。

  但看到林宁一脸期待且崇拜的望着自己,还有那时不时哀怨凄楚的眼神,薛浪自身大男子主义强烈膨胀开来,二哥怕慕少凌,他可不怕!

  他一个堂堂特种兵,又是雇佣军头领,在国际上的名头都颇为响亮,怎么可能怕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?

  薛浪不正经的眼神,落到了林宁身上:“如果我帮了你,你怎样报答我,嗯?”

  林宁咯咯笑着,像朵乱颤的花。

  她的小手慢慢下滑,主动握住了薛浪:“当然是,任由薛哥你……予取予求了。”

  薛浪笑了一声,再次翻身将林宁压到身下:“是不是又饿了?让哥哥好好滋润滋润你!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薛浪派人私密监控了慕少凌的别墅几天,发现这里的安保措施简直做的滴水不漏。

  尤其,自从慕少凌发现别墅被调查之后,安保措施更加的严密了。

  数不清的高清摄像头,密密匝匝分布在各个隐秘角落,它们能360度旋转,各个角落都能一览无遗。

  房间里的人可以通过彩色镜头,观察到别墅周围的整个情况。

  甚至还在进入别墅区域的道路上,安装了人车智能打卡识别系统。

  保安人员更是激增,别墅周围还拉了电网。

  在普通人眼里,这些安保措施无疑是极严密的,但薛浪是个经过各种特训的出色特种兵,他甚至曾在比这更严密保护的措施下,成功的暗杀过某国高级领导人,他自然是不会将这些安保放在眼里。

  其实以他的身手,暗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简直易如反掌。

  但他却不屑亲自动手,只是命令他的精英属下,在监控外围严密勘察别墅内的出入人员。

  机会终于来了。

  某天,别墅花园内有几株含苞待放的芍药,不知为何发蔫了。

  这几株名贵芍药,是慕少凌从买来的珍稀种子,并由阮白亲自种下的,对它们各种悉心照料,终于要等到芍药开花了,却不知为何逐渐枯萎了。

  园丁细细检查了一番,告诉阮白,这几株芍药生了蚜虫,这种虫子常常会聚生于花梢,花梗,还有叶背处,需要喷洒乐果乳剂,或者灭蚜松乳剂处理。

  否则,芍药的茎叶,都会因为这种虫子的腐蚀导致枯萎,死亡。

  阮白急着要芍药恢复生机,便要园丁去买花药。

  于是,园丁从经常拿药的药农那里,拿了灭蚜松乳剂喷到了芍药上。

  果然,药液只喷洒了一上午的时间,几株芍药便重新恢复了生机和活力。

  下午的时候,阮白坐在花园,跟慕少凌视频聊天,讨论着芍药生病的事情,还打趣说芍药是她亲自种植的,就像她的孩子一样重要,看到它们生病,她真的紧张。

  慕少凌刚要劝阮白,芍药喷了药,她怀孕尽量离它们远一点……却猛然听到,视频里的阮白,惊恐的尖叫声!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