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北玺不解阮白突然的怒气为何。

  但看着李妮发白的脸颊,他还是呼唤侍从,为她倒了一杯热饮。

  很快的,侍从端着一杯热饮走了进来。

  宋北玺直朝着李妮的方向,扬了扬下巴,对侍从道:“热饮给她。”

  阮白又望了一眼李妮,忍不住担忧。

  宋北玺这男人一点都不体贴,霸道又冷血,李妮跟在她身边,不知道承受着怎样巨大的压力和心理煎熬?

  从游轮包厢出来,差不多已经将近深夜了,阮白跟慕少凌才折回自己的房间。

  他们又到浴室洗漱了一番。

  期间,慕少凌一边帮阮白擦拭头发,一边嗅着她身上清新的香味,嘴角微微勾了起来:“是不是累坏了?今天就暂且放过你,明天我们就折回A市。”

  阮白享受着他“贵宾级”的服务,小手抚摸他的俊脸:“还好吧,跟你在一起,从不觉得有什么累不累的。”

  慕少凌倒是有一些疲倦,眸子深处,有星星点点的血丝:“怎么今晚在包厢的时候,你一直保持沉默?我记得你唱歌一直都很好听……怎么了,从出来到现在,你一直都处于郁郁寡欢的状态。”

  阮白擦了擦被水沾湿的眼睛,有些不开心的说道:“……没什么,还不是因为李妮的事情。我觉得像李妮那样的好姑娘,待在宋北玺的身边真的是羊入虎口,我能感觉得到她一点都不快乐……”

  慕少凌扯了扯嘴角,并没有说话。

  他这个小妻子最爱闲操心。

  阮白拽了拽他的衣袖,闷闷的说道:“少凌,我总觉得李妮是因为我,才被毁了美好的人生。若不是因为我,可能她现在还像以前那样,活得没心没肺,无忧无虑。可是,现在的她却活在别人的桎梏中,我觉得我是个罪人。”

  慕少凌用吹风机为她烘干头发的手一顿,不咸不淡道:“说起来,那件事跟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,可你一直都将罪责推到自己身上。小白,你这样活得很辛苦。其实,李妮自身的性格,注定了她在情感上会经历坎坎坷坷,不管有没有你的干扰,她的命运其实都是这样。”

  阮白回头瞥了他一眼,努努嘴道:“但如果没有经历那种可怕的事情,起码她不会像现在这样偏激。尤其,她逃离了宋北野那个混账,却又堕入宋北玺这个恶魔的手掌心。你说他们兄弟俩是不是李妮的劫数?少凌,有没有办法把李妮从宋北玺的手中解救出来?”

  她祈求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慕少凌。

  慕少凌淡淡的扬眉:“我跟宋北玺相知,想交这么多年,对他的了解就像是了解自己一样深,宋北玺那人向来孤傲偏执。或许你不知道,他那人看起来与世无争,但确确实实是一个偏执狂。无论是他想得到的东西或者是人,只要他不放手,他宁愿将其毁掉,或者选择玉石俱焚,也绝不成全。”

  阮白心惊了一下,戳了戳他的胸口:“难道,难道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吗?”

  慕少凌不说话,盯着她漆黑的眸子看,目光沉着,又似乎饱含有深意。

  阮白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