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楚的看到,自己的腿被男人折成了高难度形状。

  面对着他发泄不完的慾望,阮白崩溃的叫出来:“停下来求你唔求你啊啊嗯”

  早已经发育成熟的身体被男人打开,阮白微微张着嘴,几乎被顶撞的昏死过去。

  却也承认,经过昨夜的几次,现在的她,一边忍受不了男人压下来的力量,一边又希望被他狠狠的填满

  随着屋子里不断响起的原始声响,阮白感觉到身下的床单被弄脏了。

  脏了很大一片。

  湿湿的感觉黏在皮肤上,很不自在。

  外面街上早点叫卖的声音几乎没有了,因为已经过了早餐时间,楼下院子里大家说话的声音陆续传入耳中。

  阮白从前面被折腾完,又被男人从后压住,质量不太好的地板甚至也随着男人的节奏而发出咯吱声响。

  “唔啊”阮白咬着枕头,不敢叫出声音来。

  雪白的身子和身下扭曲发皱的床单产生来回的蹭动,到最后,她几乎是低泣着跟男人一起攀上高峰,再到逐渐的平静

  太阳光直射进屋子,阮白快要失去意识的抱着被子昏睡。

  但男人从她身子里退出去起身的时候,她看到了。

  浓密的眼睫毛一颤一颤,阮白觉得口干舌燥,身体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  她因犯困和疲累而睁不开的眼睛,隐约看到满地的狼藉,衣物,东西

  从洗手间做到客厅,期间两人撞翻了行李箱,制造出了不小的动静,再到交叠在一起来到床上,把地板做到松动

  只要想一想这些,阮白就喘不上气。

  慕少凌清晨过来,在底下员工的注视下上楼,弄出的这些动静,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听到没有。

  但愿没有。

  祈祷没有听到。

  狭窄的屋子里,到处都充满着情慾过后的气息。

  就在阮白昏昏欲睡的时候,已经恢复西装革履的男人,走了过来。

  除了面部被情慾熏染过而更加立体蛊惑的精致五官,慕少凌浑身上下其他地方,丝毫看不出之前跟女人激烈的交合过。

  阮白看到他大手上,拿着一块白毛巾,是温热的。

  男人温润低哑的嗓音随即贴着她的脸颊,灌入她的耳中:“是起来洗个澡,还是我帮你?”

  这样的羞耻,让阮白闷在被子里不想出去。

  每一寸空气里,都是暧昧。

  看她闷着不出来,慕少凌默不作声的试图拿开她身上的被子,神情专注的用手上的白毛巾,轻轻擦拭着她的身子,每一处,小心翼翼,生怕擦破了,或者擦红了。

  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阮白吓了一跳,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,让她直接抱着被子坐了起来。

  慕少凌拿着消过毒的温热白毛巾,骨节分明的大手一顿,居高临下的双手撑着床沿,深邃双眼沉迷地看着坐在床上恢复了娇态的女人,他吞咽了一口口水,把人直接打横抱了起来。

  “你干什么?不要了!”阮白恐惧的被男人抱在怀里,现在她看着他棱角分明的外表五官,只觉得害怕。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