阮白是第一次被叫“妈妈”

  对于平常人来说,这是再普通再日常不过的两个字,一个大概每个人出生以后,都会叫出口的称呼。

  可是“妈妈”这两个字对于阮白来说,却是陌生的,也是奢侈的。

  陌生是因为,从懂事起,从会说话起,她就没有叫出口过这两个字,二十四年了,她没有机会管任何人叫一声妈妈。

  再到后来十八岁怀孕,十九岁生下孩子,骨肉分离。

  去国外读书的那几年里,阮白见过许多的年轻妈妈,有单身妈妈,有幸福的挽着丈夫手臂的年轻妈妈,她们手边都领着小女孩或者小男孩,童真稚嫩的声音,中文,英文,不停地朝她们叫“妈妈”。

  无数次阮白走在大街上,看到那样的一幕,都会想到自己的孩子。

  会想:自己的孩子是否也跟童年时期的自己一样,从懂事知道别人都有“妈妈”起,就没机会也像别的孩子一样,叫一声妈妈

  不论季节,无数个迥异的街头道路上,都有过阮白皱眉失神的落寞身影,孤单,且迷茫。

  当年阮白好奇自己的孩子在哪里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;就像小时候到十七岁之间,自己好奇自己的母亲在哪里,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一样,两种心境,重叠了。

  再后来,经历了老爸重病,经历了向残酷的现实低头,阮白慢慢的就淡忘了自己的母亲。

  反正人生都已经过成了这副模样,还奢望什么母爱,奢望什么亲情。

  你都给不了你的孩子母爱。

  如今,突然听到软软小声的叫“妈妈”,阮白措手不及的同时,抿着唇,抱紧了软软。

  车里一时之间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。

  慕少凌沉沉的视线,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黏着阮白不放的女儿。

  仿佛女儿叫阮白一声“妈妈”,他这个血脉相连的亲生爸爸,也间接被正了名。

  什么叫与有荣焉,这大抵就是。

  阮白的眼圈渐渐红了,而且迅速弥漫到了眼周。

  “小白阿姨,你怎么了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叫你?”软软抬起头来,眨着一双清澈乌黑的大眼睛,小嘴粉嫩,五官生得越看越像阮白。

  “没有,怎么会不喜欢呢。”阮白呆呆地看着怀里的软软,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可爱,会动。

  软软懵懂的不知道小白阿姨怎么了,在掉眼泪了呢。

  一只小肉手摸上阮白眼睛的时候,阮白的手机就响了。

  “软软,先回去坐好。”慕少凌这人不怎么笑,回头跟女儿说话的时候,让人觉得他神情过于严厉。

  软软乖乖地坐好。

  阮白接听姑姑阮漫微打来的电话:“姑姑。”

  阮漫微:“你在小镇上对吗?今天下午还有一笔转账会到你账户上。”

  “我在a市。”阮白实话实说:“姑姑,你给我转这么多,我”

  阮漫微打断:“你声音怎么了?听着不太对。”

  “没有,只是有点感冒吧”

  “既然你在a市,那我们见一面吧,你有什么顾虑可以当面来跟我说。”阮漫微邀请道。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