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少凌很快便从公司赶来阮白爷爷住的小区。

  黑色路虎停在小区门口,人刚下车,就有眼尖的下属过来跟身材颀长的男人汇报:“慕总,人已经控制住了,车也拖走了。”

  “做得不错。”慕少凌不咸不淡的说了四个字,走向受到惊吓的老头。

  后面的人不敢再跟,汇报也汇报完了,只好该干嘛干嘛去。

  警方带走了讹人的两个刀疤男,交警部门也叫了拖车拖走碰瓷那辆破车,但小区里围观的群众,热情不减,还围着老头。

  慕少凌走到老头面前,扶起说道:“爷爷,没事了。”

  “给你添麻烦了小白的手机打不通,这帮人这才打给你”爷爷万分抱歉,说话也没底气,总觉得人老了,不中用,竟知道给小辈们惹麻烦事。

  “您别跟我客气。”慕少凌打算先带老头回家。

  逐一点头跟小区里照顾老头的两个大妈道了谢,慕少凌拿起老头的鸟笼子,带着一人一鸟,上楼。

  身后的两个大妈口中“啧啧”两声,羡慕:“老头说来的这个是他孙女婿,看看人家这女婿,长得帅,开着豪车,人还没到就把事就办明白了,老头全家几世修来的福气哦!”

  下午从医院回到公司,阮白的手机再没响过。

  自然也不知道爷爷在小区里遭遇的一切。

  到了下班时间,阮白打给爷爷。

  还没等老头说话,阮白先问:“爷爷,晚上想吃什么,您有多久没吃鱼了,我买条鱼回去烧怎么样。”

  没如期听到爷爷的回答,反而是另一个人抢过手机的感觉,接着,阮白听到一道苍老声音传来:“小白啊,我是你的另一个爷爷,少凌的爷爷。”

  过马路的阮白顿时站住了,爷爷怎么会跟慕少凌的爷爷一起待着?

  “嘀——”

  “嘀嘀——”

  下班高峰,商业街外的马路车流穿梭,阮白挡了路。

  “对不起。”阮白歉意的对被拦住的车点头,拿着手机,过了马路往地铁站的方向快步走,问道:“我爷爷”

  “今天你过来吃个晚饭,少凌也在公司,你们一起回家,挂了啊!”慕老爷子说完,心情不错的挂断了电话。

  阮白又停住了脚步,想不通爷爷怎么过去的。

  这时,一辆黑色路虎行驶过来,停在了她身旁。

  阮白看到车里坐着的男人,喉咙里就像卡着一根刺,吐不出来,咽不下去。

  “上车。”落下车窗后,眉目硬朗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催促道。

  阮白没上车,问他:“我爷爷怎么去了你家?”

  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  慕少凌依旧沉默。

  “你不要用这种方式逼我,我并不介意爷爷住在你们家。”阮白不想妥协。

  慕少凌有得是办法拿捏住她。而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挺住,撑住,不能被他成功拿捏。

  “那我就养你爷爷一辈子。”慕少凌冷着脸说完,车窗便缓缓合上,黑色路虎在马路边上迅速消失。

  阮白愣在原地。

  四十分钟后,已经到家的阮白疲惫不堪。

  才进家门,手机就响了。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