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少凌站在门口。

  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有意的,她的出路被堵得死死的,就一扇门,却被他的身躯牢牢给挡住

  张娅莉坐在沙发上,始终沉默,张家这头有哥哥张一德做主,再不济还有嫂子,而慕家这头,更有慕老爷子在。

  根本没她说话的份儿。

  如今,向来当家做主的儿子又过来了。

  客厅里但凡是能喘气的,都不说话。

  张娅莉不能不急,没人比她更希望阮白消失的彻彻底底。

  最终还是忍不住了,张娅莉从沙发上起来,走到门口把小孙子领过来的同时,又对门口杵着的两个人说:“都先坐下吧,行安应该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  “爷爷叫我过来,什么事?”慕少凌沉稳的声音响起,听母亲的话,走向客厅沙发那边坐下。

  他在让开门口这条路的同时,修长好看的手指,顺便还将身后的门推开了一个缝隙。

  这个动作,是在示意她离开。

  阮白眼睫毛闪了闪,抓着门把手的手,拧了一下,推开门。

  客厅里只剩下慕家人,张家人。

  舅母脸上挂不住了,讽刺的对在座的所有人说:“我活了大半辈子,什么人看不清?什么下三滥的人能逃得过我的眼睛?现在,我承认是我眼瞎!”

  张一德不知妻子闹的哪一出。

  舅母又替自己那还没回来的儿子说话:“行安以往结交的女朋友,你们也知道都是什么类型的,八卦小报上没少刊登。小白这种,长得看着无害的,冷不丁入了行安的眼睛,行安就走不动道儿了,被迷得五迷三道,这才认识几天,就哄着我儿子跟她领了结婚证”

  慕老爷子抬头:“这么说,还是你儿子吃亏了?”

  “那不然”舅母不服气的看慕老爷子,可话还没说完,就被张一德按住胳膊。

  舅母只好住了嘴,剩下的话,也咽了回去。

  慕老爷子看了一眼仿佛没把这件事当回事的孙子:“少凌,小白突然跟行安领了证,你都不知情?”

  慕湛白也看向爸爸

  张家保姆泡好了茶,恭恭敬敬的给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杯。

  慕少凌视线看着面前的茶水,却没喝,点了根烟,挑眉说:“小白的爷爷莫名失踪,我跟小白去乡下找过,也报了警,她登记结婚的前一晚我们睡在一起。”

  老爷子一听,瞪大了眼睛

  张一德这个做舅舅的听了这话,也无法再淡定

  一个是亲生儿子,一个是亲外甥,这究竟造了什么孽?

  慕少凌抽了一口烟,又说:“小白在爷爷失踪没找到的情况下,匆忙登记结婚,我也好奇是为什么。”

  老爷子放下茶杯,茶水也喝不下去了。

  “小白爷爷,找到了?”

  “登记结婚当晚就找到了,被送去了医院。”慕少凌深邃的目光扫了一圈在座的几位长辈,话里话外,有意透露某种讯息。

  他相信,舅舅和舅母都很聪明,给张行安擦了十几年屁股,还能不懂他们儿子又做了什么好事?

  这次前来,他也没想做什么过分的事,算警告,也要一个说法。

  阮白好欺负,忍气吞声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