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舅爷爷抱着的慕湛白,瞅了瞅面前盯着他一直看的张行安,懵懂地眨了眨眼,有点害怕,别过头去搂着舅爷爷的脖子。

  慕湛白被盯得有点不舒服。

  “来,给大伯抱抱!”张行安朝慕湛白伸出一双手。

  慕湛白不认得这个大伯,也不喜欢这个大伯的眼神,所以,他没回头,也不想给这个大伯抱。

  舅爷爷却对怀里的孩子说:“湛湛,这是你大伯。”

  “可是我以前没见过这个大伯。”慕湛白觉得,这个大伯像坏蛋,眼神很凶。

  “他确实是你大伯,舅爷爷的亲生儿子,怕他干什么?他敢凶你,你就告诉舅爷爷,舅爷爷回头剥了他的皮。”

  说着,张一德把孩子塞进张行安的怀里。

  张行安稳妥的抱住。

  慕湛白有点不情不愿的,求助的眼神看向他爸爸,死活就是一眼不看张行安那张脸。

  张行安抱着慕湛白,跟抱着慕软软的慕少凌一起,走向座位。

  “看来,我也是时候收心,成家生孩子了。”这话,张行安是对慕少凌说的。

  慕湛白看了一眼这个所谓的大伯,嘟着嘴说:“你还没结婚?”

  “是啊,跟你爸爸一样,老了,没人要。”张行安笑着,但精锐的目光仍旧仔细打量着这孩子的脸庞,从眉毛到下巴,看得认认真真。

  等看过后,张行安又抬起头瞥了一眼慕软软。

  慕少凌阴沉的视线瞥了一眼远处的家里人,随意问道:“跟谁成家,那个干偷拍行当的女记者?”

  张行安边盯着慕湛白的小脸研究,边说:“那个女狗仔,的确只是我狱中一个朋友的妹妹,朋友对我有恩,出狱后我本打算给他妹妹母亲一笔钱,但他妹妹不要钱,只想在狗仔界出名,说是要做什么中国第一女狗仔。”

  慕湛白听着大人聊的话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大伯,不懂这个大伯为什么就连说话的时候,也盯着他看。

  “人家不爱钱,就想当中国第一女狗仔,我其实还挺欣赏这股劲儿的,但她各方面都不对我的口味。”张行安说着,抬起手,捏了捏慕湛白的小脸蛋,笑着又说:“后来我就想,你身上从来没什么绯闻,媒体也没报道过你的私生活,拍了照片也都被你助理拦下了,这才准她去拍。”

  慕湛白这时拿来了大伯捏他脸蛋的大手。

  “这孩子真可爱。”张行安收了收,不再欺负小孩子,坐回椅子上说:“曝光你堂堂t集团大老板的私生活,我朋友那个妹妹的营销账号肯定粉丝飞涨,一夜之间,业内成名毫无疑问。”

  慕少凌却关心另一个问题:“女狗仔不对你的口味,那什么样的女人对你的口味?”

  过来之前,慕少凌接到舅舅的来电。

  老头没别的想法,叹着气道出了这几年的心酸,在张行安入狱的这几年里,做父亲的苍老了许多。

  现如今终于把儿子盼出狱了。

  身为父亲,张一德只想儿子能改邪归正,三十几岁的年纪,玩也该玩够了,早点成家立业才是人生正途。

  劝说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