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木尔一听,立刻问道:“你认为阮白是被慕少凌的人困着了?”

  念穆点了点头,她是这么怀疑没错。https://

  当年慕少凌从恐怖岛回来,早就给朔风青雨安排了一个合法身份,两人又不是不能见光,为何一直待在别墅不出门?

  唯一的解释就是,他们在执行着慕少凌给的任务,而这个任务,她暂时能联想到的只有是阮白的事情,说不定,她是假冒的身份已经被男人识穿。

  “我现在就去查查。”阿木尔说道,要调查阮白是否有出境记录,这种事情很简单。

  念穆点头道:“她的护照号码我发给你,省的一个个的去找。”

  “嗯。”阿木尔点头,这件事也是关乎于恐怖岛的,他调查清楚,方便以后保全念穆跟自己。

  如果慕少凌真的知道了恐怖岛还存在的事情,那他就要做两手准备了。

  自从罗勃尔被慕少凌跟宋北玺联手剿灭以后,阿木尔吸取了教训,低调了很多,出去执行任务,也不允许别人挂着恐怖岛的名号,唯一能识别对方身份的,只有那个纹身。

  除了念穆,每一个恐怖岛出来的人,都有这个纹身,任由他们选择在什么地方,这是一种身份标志。

  至于阿木尔为何不用念穆纹身,大家都心里有数,或许是想要以后她做事的时候方便点吧。

  念穆看着阿木尔已经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,自己也继续准备晚上吃的饭菜。

  做好饭以后,阿木尔把程式编完,正在入侵着系统,等会儿就能把周日出境人员名单给整理出来。

  两人刚吃了几口饭,念穆的手机便响起了,她看着陌生来电,然后给阿木尔看了一眼,“不知道是谁的电话。”

  “本地号码,接了没事。”阿木尔注意到手机的归属地,说道。

  念穆点了点头,按下接听键位。

  “你好,请问哪位?”

  电话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:“念女士,你好,我是慕家的保姆,今天白天我们还在医院见过,不知道您有没有印象?”

  对方一自报家门,念穆便紧张起来,是不是淘淘出什么事了?

  “我记得,怎么了?”她语气中透着几分焦急。

  阿木尔停下吃饭的动作,疑惑地看着她。

  电话那头的保姆说道:“念女士,您现在有空来医院一趟吗?淘淘小少爷醒来后发现您离开了就开始哭闹……刚开始还好,少爷还能把他哄住,但是现在少爷出去买点东西,淘淘小少爷就哭闹个不停,说是要见您,这不吃又不喝的,我,我实在没办法啊。”

  念穆听见电话那头还有淘淘的哭声传来,心里就一阵揪着疼。

  孩子生病了会特别娇气,她放下筷子说道:“慕总什么时候会回来?”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,少爷扔下一句话让我在这边照顾好淘淘小少爷就离开了。”保姆回头看着已经哭的打嗝的孩子,无奈得很。

  因为他一直喊着要念穆姐姐,所以她优先给念穆打了电话。

  “这样……我知道了,他还没吃饭,对吗?”念穆闻言站起来,往厨房走去。

 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此情惟你独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志存天下只为原作者堆堆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堆堆并收藏此情惟你独钟最新章节